香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启预报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五十七章 安排

第七百五十七章 安排

        “要下雨了,大家都慢走。”

        在互助会破败的大门前面,中年人耐心的分发着雨伞,向与会的参与者们提醒道:“最近外面比较乱,大家平时没空的话都不要来了……如果有需要的话,也可以暂住在这里,床位也还有很多。”

        “哪里哪里,神城医生您照顾这么多病人已经很辛苦了。”参会者们七嘴八舌的摆手:“还是不添麻烦了。”

        “没关系,不过是多一张床而已。”

        神成医生温厚的笑了起来,站在薄雨中目送着老人和孩子们离去。

        许久,他正准备回转时,听见远方的声音,匆忙的脚步声。

        跌跌撞撞的在泥浆中前行。

        那个中年女人嘶哑的哭喊着,蓬乱的头发沾染在脸上,过早衰老的面孔上满是惶恐:“神成医生,神成医生在么?求求你,救救他,救救我的孩子!”

        她掀开了身上塑料袋拼成的雨衣,小心翼翼的将怀中的孩子端起来。

        在女人的怀中,那个大概十二岁的小孩儿已经在高烧中失去了意识,烧得通红的面孔扭曲又僵硬,遍布疱疹。

        枯瘦的四肢已经畸形了,大片脱落的皮肤下面不断的渗出血,还有的地方已经在一路的摩擦中被撕裂,粘液从里面渗出来。

        “进行性骨化性肌炎……”神城医生皱起眉头:“有发烧的症状就应该去医院的,怎么来的这么晚?”

        “我、我没有工作了,最近好不容易在伏见区找了一个工……我就出去了一会儿,我就去了一会儿……”

        那个狼狈的女人语无伦次的辩解,被神成医生从地上拉起。

        “别说了,先准备手术吧,时间紧迫——护士!护士在么!”

        很快,在门后冲出来的护士和助手捧起了孩子,匆忙的开始了准备临时手术。

        神城医生的脚步停顿了一瞬,回头对那个呆滞的女人轻声说:“希望不大,希望你做好准备。”

        那个女人愣在了原地,在雨水中,原本脸上的惊喜像是沙子一样被渐渐冲散了,存留下的模糊轮廓中已经看不出什么样的表情。

        许久,无力的蹲在地上,发出尖锐的悲鸣。

        “别怕,很快大家就都会得救了。”

        神城背对着她,轻声说:“很快大家就不会再痛苦了。”

        寂静中,只剩下了女人嘶哑的哭声。

        远方,天台之上,暴雨冲刷着黑色的雨衣。

        柳东黎沉默的吃着干粮,一口又一口,平静的将最后一粒残渣吞吃殆尽。

        无声的俯瞰。

        一言不发。

        .

        .

        “下雨了吗?”

        病房里,生天目懒洋洋的依靠在床上,抬起眼睛看了一眼窗外:“梅雨季节也到了啊,每年到这个时候都黏糊糊的不舒服,胳膊腿疼的不行,看来是真的老了。”

        原本这时候应该说总会长正值壮年宝刀不老之类的话,可槐诗想了一下,端详着他脸上的皱纹,忍不住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

        “嗯。”

        人老了就要赶快退休让位置。

        你都躺医院了,不如把同盟会长的职务交给我,也好让我体验一把会长轮流做今天到我家的爽快感。

        等了半天,发现槐诗只憋出了一个嗯字就直勾勾的看着自己,饱含期待,生天目就想要翻了白眼。

        “老朽等了一辈子终于当上了总会长,还打算做到死呢,怀纸君你就不要做这个美梦了好么?”

        “这可难说,万事总有意外。”

        槐诗想了一下,语重心长的劝告:“总会长你也上了年纪了,总要早早安排后事啊,同盟的重担交给我这样年轻有为的人才是。”

        “年轻人就要多干活儿,少做梦。”

        生天目懒得理他,摸了摸口袋,发现身上是病号服,便指了指床头柜,示意槐诗打开。

        打开之后,发现里面有一把沉甸甸的手枪。

        槐诗愣了一下,看了看手枪,又看了看生天目。

        这是什么深意?难道说老头让自己帮他了断?

        被那古怪的眼神看的浑身发毛,生天目都怒了,这王八蛋怎么每天都做着干掉大佬自己上位的梦呢!

        “你再这样我就得叫天田进来送你上路了!”

        三番两次被捋虎须,生天目的神情恼怒起来:“手枪旁边的那个东西,帮我拿出来。”

        是一把钥匙,上面还写着门牌。

        生天目抓在手里,想了半天,许久,摇头叹息了一声,丢给了槐诗。

        “这什么?”

        “早些年准备的一点东西,结果江湖越老胆子越小,根本就没排上用场。”生天目摇头感慨:“既然说到安排后事,保险起见,这个东西就给你吧,也算得上以防万一。”

        原本槐诗还多有调侃,和生天目如此做派却令他有些愕然起来。

        “情况已经这么严重了?”

        “这两天你在忙着你们怀纸组的地盘,根本就没注意其他吧?”生天目想了一下,忽然说:“山田组,上午的时候,全灭了。”

        槐诗皱眉。

        回忆起自己曾经打过交道的那个老头儿。

        精明强干,而且为人谨慎,在同盟里也是一等一的滑头,当初在处理虎王组遗产的时候可是狠坑了自己一笔。

        如今竟然全军覆没,说死就死……

        在槐诗整理自己地盘的这两天,同盟和其他黑帮之间的战争已经如火如荼的开始了。虽然并没有爆发全面战争,但局部冲突不断,仇杀、暗杀、袭击和报复屡见不鲜。

        如今街道上已经很少看到闲逛的人影,都害怕被牵涉到铁王党的报复中去。

        “善后呢?”槐诗问。

        “赤崎已经去做了,不必担心。”

        生天目说:“你既然有心在丹波内圈搞一个避难所,那就好好做。如果有遭难者,我也会让他送过去的。这一次的动乱……未尝不能是你的机会。”

        正是在总无事令的高压之下,槐诗才得以火箭蹿升,但根基依旧不稳。倘若槐诗真的能够趁着这个机会完成人心的聚拢,未来下一任总会长未必是一句空话。

        槐诗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钥匙,在听了生天目的安排,才发现,这老头儿真的是将自己当成继任者来培养的。

        忍不住有些感动。

        他说,“我待不久的,等这件事情结束了,未必会长留。”

        “总是一条退路,不是么?”

        对于槐诗所隐瞒的事情,生天目懒得理会了,挥了挥手:“先把自己的工作干好吧,别想太多,搞砸了,说不定老朽我第一个对你下格杀令。”

        槐诗道别起身,正准备离去,可离开之前,终究还是忍不住回头问了一句:“柳……咳咳,梨花走之前有说什么吗?比方说留给我的话?”

        “我哪儿知道。”

        生天目神情古怪的瞥了他一眼:“虽说年轻人缠缠绵绵的事情我可从来不管,你小子最好也不要太放肆。”

        真正的梨花还好好的在边境呆着呢。

        你们一个两个的,就别迫害他乖女儿的风评了……否则将来还怎么嫁人?

        别的不说,那种嫌弃的感觉倒是通过眼神完整的传达到了。

        槐诗笑了一声,道别离去。

        在重归寂静的病房中,生天目叹息了一声。

        在思索片刻之后,老人忽然抬起眼睛:“天田先生,帮我拿一下电话。”

        .

        .

        离开柏原医院之后,上野开着车,在暴雨中缓慢前行。

        哪怕打开雨刷,雨水冲刷之下依旧难以看清,刻意选取了偏僻的路径之后,空旷的街道上什么就连行车都没有几辆。

        寂静的像是穿行在被洪水淹没的世界里一样。

        可在短暂的休息中,槐诗却忽然抬起了眼睛。

        在外界的暴风雨之中,盘旋在天空中的钢铁之鸦窥见了那一道宛如鬼魅一般破空而之的诡异身影。

        而只是窥见的瞬间,就看到黑影里忽然延伸出一缕宛如女子头发的东西飞出,隔着数百米穿透了乌鸦的眼睛,撕裂形骸。

        下一瞬,那只乌鸦就通过源质的回返,在迷梦之笼里重生了,恼怒的嘎嘎叫着,无能狂怒。

        “上野,刹车——”

        就在说话的瞬间,槐诗却已经看到那个诡异的黑影从天而降。

        暴风雨的闪烁路灯之下,他猛然降落在公路上,无数发丝一般的扭曲的东西从他的身上延伸而出,胡乱的扭动着。

        紧接着,在那些蠕动的长发之下,有千百双眼睛忽然睁开,直勾勾的看向一公里之外疾驰而来的槐诗。

        邪光迸发!

        袭击!

        死亡预感的刺激之下,槐诗伸手,猛然拧转方向盘。

        沉重的轿车在雨水中打滑,胡乱的转向,摇摇晃晃的一头撞在墙上,半截都冲破了闸门,冲进早已经停业的店铺中。

        溃散的声音不绝于耳。

        好像被千百道锋锐的刀锋劈斩,被邪光擦到的后半截车厢瞬间分崩离析。

        一脚将上野从即将爆炸的车里踹出来,槐诗扯开车门,踩着地上燃烧的汽油走向暴雨后那个越发接近的身影。

        无数毛发一般的触须拱卫之下,那些不断开阖的恶毒眼瞳死死的盯着槐诗。

        沙哑的声音好像从雨水的震动中传来。

        “怀纸素人?”

        槐诗刚刚点头,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回话,便感觉到死亡预感骤然迸发,脚下一阵震动之后,猛然有一道锋锐的漆黑发丝突破了地面的束缚,向着他纠缠而来。

        当他侧身躲闪的时候,便看到蠕动的发丝猛然收缩,在发丝之间,一只冰冷的眼瞳缓缓睁开,满盈恶念的目光照向了他的面孔。

        瀛洲谱系——四阶·百目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