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天赋是复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飞剑都给你扒拉了

第一百二十九章 飞剑都给你扒拉了

        关山道人化作的华光自下边消融,又在另一处逐渐凝聚,面色越渐阴沉,冰冷的看着陈九。

        白衫剑仙持剑轻弹一下,飞剑颤鸣,剑身转而清脆颜色,其间剑光内敛,随不见,但周遭虚空扭曲,可见剑意之强。

        陈九站在高空,将袖子挽到最高处,眼中金光充盈,已经快溢满整个瞳孔,他朝着两人笑道:“一起来吧。”

        白衫剑仙一剑横拉,从他脖颈处斩来。

        关山道人一指西来,点向陈九眉心,是要索命。

        一刹之间,风起云涌。

        陈九身躯武运奔涌,金光臂膀直接硬生生抓住那把飞剑,全然不惧,随即又一拳直接朝着关山道人头颅悍去,打得他倒射千米。

        白衫剑仙面色凝重,手中飞剑绽开剑气,锋芒如切刀,撕裂周遭虚空。

        陈九一松手,仍有白衫剑仙带着飞剑远离。

        又是一番对峙,这次双方看来,则是斗了个平手。

        关山道人硬挨陈九一下,虽气血盈亏,但因为其是华光所化,损失微小。

        可陈九损失也不大,就是以手硬生生握住飞剑,导致那只金光臂膀上光芒暗淡许多,不过武运稍微一震,便又复原了。

        双方谁也没占着便宜,不过陈九这一次倒是打出了莫大气势。

        你飞剑很牛?

        老子直接把你飞剑给你扒拉了!

        陈九青衫已被剑气震烂,他索性直接一把撕烂,金光逐渐蔓延到身躯四周。

        关山这双金丹不愧为两个摸到金丹瓶颈的修士,战力比起那被陈九瞬杀煌池老祖来,确实强上许多,所以陈九也不再逗他们玩了,稍微使些力,不再试探。

        陈九一弹指,先是一抹武运飞剑急射向白衫剑仙。

        在白衫剑仙接剑之时,陈九已经单手抓住关山道人头颅,在关山道人惊骇面容之中将他头颅捏碎。

        关山道人破碎头颅连同身躯一起变作华光,面色极为忌惮的凝现在一旁,惊喝道:“你到底是谁?!”

        这种体修绝对不可能默默无闻,关山道人甚至想到了那几个不出世的体修怪物,可那几位体修都是数百年金丹,如今在寻求那虚无缥缈的更高境界,绝不应该是这陈九!

        白衫剑仙手持飞剑,面色也是凝重,他加上关山道人竟然都不敌这体修,可见其战力有多骇人。

        陈九身躯武运慢慢流转,并不着急,朝着两人笑道:“我出道以来,一向只打比自己境界高的,可惜这里没有,所以你们也就有福了,我就把你们当半个元婴打吧。”

        当“半个元婴”这几字脱口而出时,陈九已经一拳砸开白衫剑仙飞剑,随即又弹指将他打落高空,直坠地面。

        关山道人浮现在陈九身后,手携道法,一掌轰向陈九身躯,猛然炸裂,炸得陈九身躯一歪,也有鲜血溅射而出。

        关山道人出手得逞,便不再停留,赶忙化作华光,瞬息后退。

        陈九随意甩了甩手上鲜血,轻声道:“不痛不痒。”

        但是很烦。

        所以关山之中,便有一股武运洪流奔涌,压得千米之内灵气崩碎,荡然无存。

        周遭看热闹的修士面容惊骇,赶忙后退而去。

        关山牢中的马九万听到外边这么大动静,又有武运流转,赶忙兴奋起身,摇着布鲁克身子,大喊道。

        “快起来,我爹来救我了。”

        布鲁克仰起头,盯了马九万一眼,又倒下了,嘟囔一句。

        “又不是我爹。”

        马九万拍了他一下,没好气道:“你爹说不定都他吗变成骨灰了,还惦记呢?”

        布鲁克骷髅下巴嘎吱嘎吱的响着,念叨道:“那你爹来救你,关我什么事?”

        马九万怔了一下,茫然问道:“你不出去啊?”

        布鲁克回道:“又不是我爹。”

        马九万咧嘴,沉默片刻,对着布鲁克说道:“那现在就是你爹了。”

        布鲁克精神一怔,“真的吗,我也有爹啦!”

        马九万无奈点头,“你高兴就好。”

        两人还在谈论,外边已经是打得不可开交。

        具体就是陈九追着关山双金丹打,差点给白衫剑仙飞剑都打碎了,至于关山道人就更惨了,华光阵法已经破碎一般,要是全被陈九打破了,估计他的金丹道基就得不稳了。

        不过陈九也不是毫无伤势,他的左手就在扒拉白衫剑仙飞剑时划开许多伤口,破了好些皮,流了不少血。

        远处围观修士更渐不忍心看了,这他吗就是一面倒的虐杀,关山道人都不知道被那青衫客杀了多少次了,华光都要杀没了。

        白衫剑仙飞剑也无用武之地,那青衫客就是使劲扒拉你这飞剑,把你飞剑拿手握着,差点没给你过去,你还拿他没有一点法子。

        总得来说,就是关山双金丹打这陈九,不能说不痛不痒吧,也就是一般痛一般痒。

        可这陈九打这双金丹,那真是招招都往死里打,关山道人都差点被干碎了,好几次连华光都险些没凝聚起。

        关山双金丹也知道这样下去他们必死无疑,所以关山道人在空隙之际,急忙朝着远处天幕大喊,“道友救我!”

        陈九停下手里动作,好奇的看向天幕,想见识见识这关山道人能摇个什么人来。

        天幕一晃,有三人呈斗转星移之势围住陈九,其中一位驼背老翁对陈九笑道:“道友,咱们还是和气生财来得好。”

        驼背老翁身旁一人附和道:“不打不相识,咱们打了也就算熟人了,各退一步,各退一步嘛。”

        占据斗转星移的星移位置的黑袍修士冷声道:“西域极为排外,古往今来敢来西域惹事的修士,可都没有活着走出去的。”

        陈九直接一脚将这黑袍修士踹下云端,没好气道:“你搁着装啥大尾巴狼?”

        黑袍修士从地上起身,怒不可遏,正要大骂,却被驼背老翁拦住,又朝着陈九和善道:“此事咱们都不计较,算是善了,如何?”

        陈九摇头,“那不成,我这小胳膊腿的,被打成这样了,他们不得赔我点损失啊?”

        关山道人眼皮跳了跳,这厮是真不要脸啊,老子都差点被你打废了,都没开口要啥损失,你就刮破点皮,也好意思开口?!

        驼背老翁沉思片刻,朝着陈九说道:“老夫年岁颇高,在这西域有些威信,要是道友不嫌弃,我可以叫这关山双金丹给道友赔礼道歉,只是赔礼一事,恐怕要之后才能补上。”

        陈九沉思一会儿,其实赔礼什么他也不在意,主要在想自己能不能打过这五个金丹,可思来想去,还是太悬,更不说还要顾及马九万的安危了。

        所以陈九想罢,也就点头答应,“把马九万放了,我也不多留。”

        两方现在算是勉强和解,之后怎样就不得而知了。

        马九万和布鲁克之后很快就被放了出来,马九万一路跑出见着陈九后那是兴高采烈啊,急忙指着关山道人说道。

        “爹,就是这老小子抓的我,咱们一起弄他一顿。”

        关山道人脸色漆黑,一言不发。

        陈九点头,“行,改天找个好日子再打一顿,咱们先溜。”

        陈九落在马九万身旁,好奇的打量他身后边的骷髅架子。

        布鲁克见着陈九了,骨头嘎吱作响,兴奋喊道:“爹!”

        陈九面色一怔。

        啥几把玩意?